城市中的足球足球中的城市——利物浦!

倘若身处默西赛德郡,你要么是红色的,要么是蓝色的。利物浦作为全欧洲最有足球文化底蕴的城市,这里的球迷从来没有模棱两可的爱,选择也从来只能有一个。默西赛德德比是英格兰足球史上比赛次数最多的一场比赛。

也是最激烈的德比,它有着太多可歌可泣的故事,随便摘取其中的一两段都可以改编成一部荡气回肠的好莱坞大片。在过去的120多年间两支球队有过224次交锋,默西赛德郡德比在英国足球历史上有着其他城市德比不可比拟的地位。

在18世纪,有一只神秘的鸟成为利物浦的标志。关于它的起源现在已无从考证,比较主流的是它是一种能给水手带来好运的水鸟。还有一个传说是当年英皇约翰在梅西河边“画了一个圈”,把这个小渔村升级成地级市的时候,身边的文官不小心弄丢了他的公章,于是临时画了这么一只鸟代替。从此以后这只鸟便成为了利物浦的市徽。如今,在红军利物浦俱乐部徽章上也有一只利物鸟,是为利物浦荣誉而守候。

利物浦是闻名世界的不止只有足球队,也有令无数流行乐迷倾倒的披头士乐队(又译“甲壳虫”)的故乡。乐队的四位成员约翰列侬(John Lennon)、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乔治哈里森(George Harrison)、林戈斯塔尔(Ringo Starr)都出生、成长在这里。

1956年著名的英国甲壳虫乐队在利物浦开始他们的演艺生涯。而在约翰列侬被那颗罪恶的子弹射中之后,披头士乐队的复活也就成为永远的梦。然而,他们的歌迷有增无减,他们的音乐超越了时空,超越了国境,将永远打动人们的心弦。在利物浦,您将与“不灭的披头士乐队”重逢。他们演唱过无数脍炙人口的单曲,给现代流行音乐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利物浦市中心默西河畔,矗立着利物浦最著名的三栋建筑,名叫“三女神” (又称Liver Buildings)。在“三女神”与河水之间,有一处纪念碑。碑的基座四壁满是为英国二战胜利而牺牲的各国水手纪念牌,有荷兰水手石牌,有比利时水手石 牌,等等。其中有一块黑色大理石牌匾尤为吸引人,因为它是用中英语写的,如下图:

这块石牌的背后是一段华人的悲情故事。二战期间,英国商船队的船只和船员损失严重,他们开始招募同盟国的水手,其中包括大量华人水手。据全英华人协会资料,德国潜艇在大西洋袭击英国商船队,就有数千名华人牺牲。在当时的利物浦,仅仅一个招募点,就有两万多名华人水手登记,主要来自上海、宁波、山东、香港和新加坡。

这些华人水手中,有约300名水手与当地女孩结婚或同居,生育了约 900名混血儿童。然而,二战结束后,英国政府开始遣返这些已定居水手。1945年9月,两天之内 200多人被强行遣送回国。这些人抛妻别子,从此天涯隔绝。默西河畔的这块石牌,铭刻于2006年,是对半个多世纪前英国政府不义行为的声讨。

说回足球虽然某些红军死忠极为不愿提起利物浦当初也是从埃弗顿中分裂出来的,可是事实就是如此,没有埃弗顿,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利物浦。自1888年职业联赛成立以来,太妃糖一直是职业联赛的一部分,他们一直在挑战强大的普雷斯顿。而后者在北部几乎处于“无敌”的地位。

利物浦的主场设置在安菲尔德球场,而埃弗顿的主场为古迪逊公园球场。直到一个关于租金的问题迫使安菲尔德所在的土地所有者约翰·侯丁成立了一个新的俱乐部参加比赛。那个俱乐部就是利物浦。那一年正是1892年,那一年也拉开了默西赛德郡德比的序幕。

利物浦和埃弗顿在默西塞德德德比中的竞争,是唯一一个在英国足球界有着深厚根基的对手。竞争塑造了足球的身份和文化。在欧洲最具特色的文化中心之一利物浦,竞争也没有什么不同。

关于埃弗顿和利物浦的故事有太多太多就不详细诉说,这两支球队在球场上总是当仁不让总会拼个你死我活,不过每当比赛结束他们又总会站在一起。当年仅11岁的埃弗顿球迷里斯-琼斯(Rhys Jones)被害之时,利物浦默哀致意,彼时安菲尔德也播放过埃弗顿球迷一直传唱的《Z-Cars》向遇难的小球员致敬,而在这之前,往往是用吵闹的喇叭声来干扰埃弗顿球员。

埃弗顿人和利物浦人永远不会成为朋友,他们永远不会站在一起,喝酒,唱歌,一直唱到深夜,因为在这个城市做球迷意味着什么,这将是一个令人发指的矛盾。记住,在利物浦,你是红色的,在埃弗顿,你是蓝色的。就是这样,这就是它的方式,这也是它永远存在的方式

尽管利物浦人和埃弗顿人永远不会成为朋友,他们也永远不可能站在一起勾肩搭背,更不可能一起伶仃大醉,这就是这座城市人们对足球的态度。无对立比足球,在利物浦,要么效忠蓝色,要么魂归红色。过往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我想也还是会这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