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各体育俱乐部“生存模式”相去甚远

10月27日,中超联赛第28轮结束,山东鲁能提前两轮夺冠。山东鲁能集团今年在投资的体育产业领域,共夺得乒超男女团冠军、中超冠军、男足预备队联赛和U-17联赛冠军一共5个冠军,堪称“超级大满贯”。而在同一天,来自英超托特纳姆热刺的国际业务主管弗兰·琼斯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开设“智慧课堂”讲座,生动讲述关于英超俱乐部的经营理念手段。中国的职业体育俱乐部到底有着怎样的模式,这些模式的背后给职业体育带来什么?本报三位资深记者对此进行了探讨。

李斌:今年估计中国体坛处于模式大乱斗之中,前期的“恒大模式”沸沸扬扬,现在又有一个“鲁能模式”。

张喆:鲁能是一家大型垄断行业的国企,夺冠后,发来贺信的是国家电网公司,鲁能走的都是高投入的路线。当然,他们对青训体系的重视是值得尊重的,他们每年在中超及其后备力量,加上乒乓球俱乐部方面一共要花1亿元左右。

张健强:这和“宏远模式”确实有很大的不同,“宏远模式”是职业俱乐部由私营企业管理经营,避免了行政干预的麻烦。他们又依赖行政方面的体育技术学院建立青训系统,可以利用训练、管理和教育系统,还有很多引进人才的优势。篮球俱乐部现在存在3个模式,纯私营、专业队脱胎但依然受制于体育局,还有一个就是“宏远模式”。“鲁能模式”并不新颖,就跟以前的行业体育协会一样。

张喆:“鲁能模式”等于以往的某某体协,以前可以直接参加全运会。前卫队、火车头、八一队、农垦兵团之类的并无太大区别,只是在职业化后,行业协会逐渐退出。鲁能只不过是在一个小范围内重现。

张健强:本质是制的微缩版,鲁能的成功并非职业体育的成功,但每个人的看法有所不同,国有垄断企业大力投入体育事业,或许也是对社会的回报。

张喆:中国足球方面,鲁能、国安、亚泰、江苏都是以大型国有企业作为投资背景的俱乐部,申花、陕西、绿城是以实力比较强的私人企业作为投资背景的,深圳和大部分中甲俱乐部就是弱势的投资人在搞,以往的青岛海利丰、陕西国力等则是由毫无实力的投资人在搞,通过非正常手段赚钱。目前,国内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股份制模式俱乐部,只有一家企业独资在搞,这个独资企业的投入能力和投入目标就成为不同生存类型的原动力。

张健强:对于国内独资搞俱乐部的普遍状态来说,国企的投入很容易破坏整个市场规则,尤其是垄断型国企。

李斌:所以这些俱乐部运作并非真正的职业体育俱乐部,因为职业体育俱乐部的经营必须是按市场经济的规律运作的。

张健强:CBA的情况相对清晰一些,CBA里面的国企基本都是首钢这样的大型企业,他们的目的更多是回报社区。而私营企业在球队身上投入,可以赢得更多来自政府的尊重,他们宣传产品本身就要花广告费,拿钱去央视,只能换回以秒计算的广告,但央视直播球队的比赛,那就是黄金时段的两个半小时。私企投入球队当作树立广告形象,国企用以回报社区,其实是所有模式的实质。

李斌:回报社区还是广告形象都是俱乐部对营销手段的定位。各种模式并没有优劣区分,只是在不同环境产生的效果不一样,他们有同样的核心,就是竞赛。

张喆:所以说“鲁能模式”也好,“恒大模式”也好,都是以大规模的投资来推动俱乐部甚至整个职业体育的发展。中国俱乐部现在并没有太多门票和电视转播收入,所以大规模投资也是正常的。

张喆:“鲁能模式”是他们个体的独立成功,不具备普遍意义。他们的投入是其他中小俱乐部的数倍,中国的职业体育要走向成熟,首先要承认体育是一门生意,降低门槛,要完全从制里剥离。

李斌:我倒认为他们是成功的,前期资本投入虽然巨大,但也获得了巨大收益,吸引了更多球迷。好的成绩是俱乐部进入市场、吸引球迷的捷径,如英超切尔西俱乐部在高投入的情况下球队获得众多冠军,球迷数量也呈几何级数增长。现在即使没有高投入,球队成绩也一直很稳定,这说明此前他们的高投入起到了作用。

张健强:优秀健康的俱乐部是能用俱乐部这个实体造血、生存、发展的。保持生存状态、等待引入资本自然是第一步,只是不能让俱乐部习惯让老板给钱。目前中国几乎所有俱乐部都不具备经营上的造血功能,那是市场缺失,还是经营缺失呢?

张喆:缺市场,经营乏力。因为俱乐部太少,职业体育不发达。日本一家次级联赛俱乐部来广州,我看了招商书,他们就一县级队,竟有500多家赞助商,包括了当地所有行业,规模最小的是一家拉面铺。

张健强:我们真正缺少的还是根植于社区的长期经营的小型俱乐部,缺乏真正的基础,中国人真正热衷于体育,大多是从奥运会开始,起点太高了。

张喆:要以培植中小俱乐部为先。鲁能和恒大等俱乐部的模式并非不好,但始终还是个案,仅仅给我们带来示范作用,示范的背后值得思考。

李斌:中国企业的投资都是高端的联赛,缺乏对低端联赛、社区联赛的重视和投资,必然会造成高端联赛剥夺了低端联赛的生存空间。而国外则是低端联赛的普及制造了大量球迷关注高端联赛,从而促使一个消费市场的建立。

李斌:弗兰·琼斯给我举了例子,说英国的投资商都是将顶级联赛和低端联赛一起包下来的,比如麦当劳,他们在高端的投资中培养品牌,从而获得收益,但转身他们就将收益部分投入到低端社区联赛,他们认为,高端和低端联赛的受众不一样,可以涵盖各个阶层。但中国企业在投资时想到的都是最好的、最贵的、最高端的。

张健强:没错啊。就像肯德基这几年在中国根本不参加高端赛事,一直在搞中学生比赛,他们的理念就是“草根”。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