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冬奥时代

9月4日,由中国青年报社和首钢体育联合主办的“后冬奥时代的全球数字体育高峰论坛”在北京首钢园举行。作为2022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首钢园会场三大体育主题论坛之一,本次高峰论坛聚焦“数字体育”主题,邀请奥运会冠军、体育学界及业界专家,共话北京冬奥会实践经验和创新成果,共探中国体育历史时刻背后的数字力量,共商数字体育发展助力体育强国建设新格局、构筑健康中国新趋势。

吴静钰(北京奥运会、伦敦奥运会跆拳道女子49公斤级冠军中国跆拳道协会副主席)

我从2006年夺得亚运会冠军开始,到夺取世锦赛冠军、摘得奥运会冠军,到连续两届奥运会夺得冠军,在我所参加的女子跆拳道47公斤和49公斤级项目上,我确实曾是一名让对手闻风丧胆的选手。作为运动员,我很欣慰,在自己竞技生涯的巅峰时期,我做到了最好。

我的女儿今年5岁了,她有的时候也会看我当年比赛的视频和照片,我可以很自豪地告诉她,当年在那个赛场上,没有人可以打败妈妈,妈妈是最厉害的选手。是的,那就是年轻时的我,对胜利的渴望、对冠军的追求,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就是我对体育的最深理解。

2013年至2014年期间,我办理了退役手续,准备开始人生的下半场。但当我从一名运动员的生活状态转换到一个全新的生活环境之后,心中有一个声音越来越强烈和频繁地出现,那个声音在问我,历史上还从未有过任何一名跆拳道运动员能够做到奥运会三连冠,你为什么不去挑战一下?这就是我所理解的体育精神的第二层含义:超越。

我付出了千辛万苦,我想,无论如何我都要在里约奥运会上夺冠,去创造跆拳道运动的一个历史。但大家也知道,我在里约奥运会上未能获得奖牌。当我在1/4决赛失利的时候,我从来没有那么失望过。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复盘,都在想“我为什么会输”。也是在那段时间,我开始理解体育精神里有关超越的含义:最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

我在2017年生下了女儿格洛丽亚,女儿来到我们这样一个奥林匹克家庭,我是运动员,她的爸爸是奥林匹克文化的研究者、推广者,我想,没有什么能比让女儿亲眼看到妈妈比赛和通过妈妈克服万难参加奥运的故事,更能帮助她了解什么是奥林匹克,什么是战胜困难、追寻梦想的体育力量。作为一位母亲,我就是想把这种力量传递给孩子,无论我在赛场上能走多远。

2019年2月,当我在阿联酋开始冲击东京奥运会资格的第一场比赛时,很多人都觉得我不可能成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意志有多么坚定、信心有多么强烈。

由于我当时完全是在没有奥运会积分的情况下从零起步冲击奥运会资格,我必须在10个月时间里连续参加10站比赛,且每站比赛都必须至少拿到奖牌才有机会获得奥运会资格。我当时已经32岁,产后仅有一年半时间。现在回过头来再看那段经历,也能明白为什么当时那么多人不看好我。

但我做到了,那10站比赛,我拿到了6个冠军4个亚军。所以,当我如愿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时,我喜极而泣。虽然在东京奥运会上,我依然无缘奖牌,但是我已经很满意,没有任何遗憾。因为我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目标,那就是把体育精神传承下去,哪怕它只影响一个孩子。

我希望,我们的拼搏、努力,不辱使命的决心、追求梦想的勇气,我们取得过的荣誉、经历过的挫折,所有的一切一切,都让它化作一盏明灯,感召我们的后辈永不放弃、勇往直前的决心。

在跆拳道乃至其他任何一个体育项目的世界舞台上,无论是大满贯选手吴静钰还是妈妈级选手吴静钰,既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体育精神将在无数人的接续传递中生生不息。

2009年哈尔滨大冬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举办,对国内高校开展冰雪运动都有很大的推动。之前国内开展冰雪运动的高校主要集中在东北、华北,现在南方一些高校也开始发展冰雪运动。

以前我们想选派员参加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特别困难,因为参与冰雪运动的学生很少,我们只能从具有专业训练背景的运动员大学生中选拔。现在的状况已有很大的改变,参与冰雪运动的普通学生越来越多。我们通过举办的一系列冰雪项目的大学生选拔赛,如高山滑雪、单板滑雪、冰壶等比赛,从中选拔队员,这样就把参加世界大冬会的机会给到了更多的普通学生。这些学生在校内和学生群体发挥的榜样和示范作用的价值,丝毫不比争金夺银逊色。

在2019年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世界大冬会上,我们中国大学生体育代表团在开幕式上的旗手,是一位来自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当时读大三的学生,名叫杨诗琦。我们为什么让一名普通大学生担任代表团旗手?就是因为她作为中国大员的一个优秀代表,很好地体现出我们认为学校体育所应有的育人功能。我记得杨诗琦回国后,参加央视的一个访谈节目,主持人问她,你从零基础学滑雪,练到了全国大学生挑战赛的冠军,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是否会影响你在北大的学习?她回答说:“冬天的每个周末,我都和滑雪社的同学们一起在山上练习滑雪,恰恰是体育运动激发了我的身体机能,使我的学习能力还有了提高。”

学校体育的核心价值就是育人。习主席2014年在南京看望参加青奥会的中国代表团成员时说,少年强、青年强是多方面的,既包括思想品德、学习成绩、创新能力、动手能力,也包括身体健康、体魄强壮、体育精神。俄罗斯的体育部长和我是非常好的朋友,他有一次跟我讲“一个强大的国家一定是一个健康的国家,一个健康的国家必须是一个学校体育蓬勃发展的国家”。现在,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形势,新时代的青少年必须有健康的体魄、坚强的意志,才能担负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从学生群体来说,体育素养是不可缺少的素质;从学校教育来说,体育竞赛是不可忽视的教育手段。

国际大体联有一句格言,是“追求身体和精神上的卓越”。还有一句话,是“今天之明星,明日之领袖”,都是在强调体育育人的使命,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体教融合。

毫无疑问,一个基于科学技术发展的新时代已经到来,并且开始应用在普通大众的体育运动、健身生活当中。

一块带有压力传感器的瑜伽垫和带有视觉动作捕捉系统的显示屏,可以全方位采集锻炼者的瑜伽姿态数据并给出实时指导。

一副足球鞋垫可以通过触点感受到的压力分布,描绘运动者的爆发力和肌肉负荷情况,也有汗液数据提醒运动者是否需要补水。

一款以微米为刻度标准的隐形眼镜,让健身者在跑步时不但可以随时掌握自己运动数据和身体各项指标的变化,还可以随时捕捉、了解眼前景象的相关状况——以前大家只能通过最基本的数据了解自己跑了多少公里,现在可以通过技术手段知道自己的配速、心跳,越来越多的可穿戴智能化设备在运动数据外,还向用户提供健康数据,比如血液含氧量和压力指数,有些生产商的产品甚至获得了医疗级别的认证……

我们当前接触到的现实是,很多发端在竞技体育层面的精英技术,正在通过轻量级和降低成本的运作方式,进入大众健身领域。从精英体育到大众健身,这本身也是体育科技发展的常规路径。普通人群需要通过参与体育的方式,来获得自身的健康成长。

此外,数字体育概念完全可以扩展到更广阔的范围,比如“建设更高水平的全民健身服务体系”就有“智能化”需求。根据相关部门的统计,当前中国人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比例是37.2%,预计2025年可以达到38.5%,数字化平台已经不需要再像以往一样通过问卷调查的方式来获取数据。

按照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今年3月印发的《关于构建更高水平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的意见》,我国要建2000个运动场馆,从长期来看,智慧运动场馆和智慧体育公园是构建智慧体育城市的基本要素。

我们研究中心曾经接受过北京市发改委的任务,就首钢园如何在后冬奥时代发挥冬奥会遗产的价值做一些探索性研究,我们的首钢园具备很大的开发空间。首钢园有这么多后冬奥时代的遗产,大众完全可以在园区里获得自己健康运动的数据。科技的发展让体育更加亲民,变化已经到来,全民健身的发展和体育强国的建设离不开科技的推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